Monday, May 30, 2011

人流化驗報告的重要性

你知道為什麽迄今我仍必須帶著惡細胞生活,而無法即刻開始化療嗎?婦科腫瘤科醫生不是故意在拖我的時間,關鍵在“我沒有流產後的胚胎化驗報告”。這就是為何他需要多一周的觀察,再次驗血後,才能做出更正確的判斷;即便目前的情況已經近乎百分百確定我有侵入性葡萄胎。

目前為止,已經有3個醫生(兩個婦產科,一個婦科腫瘤科)問:為什麽我沒有流產後的胚胎報告?打過電話到之前的婦產科問了,對方說是沒有報告的;但不管是在私人醫院的Andy、Aziz,還是在政府醫院的Dr.Siah都說,一般在D&C(人流手術)後,他們都會拿胚胎細胞去化驗。化驗後就能知道,這是不是葡萄胎,還有這是完全性葡萄胎還是局部性葡萄胎,再來判定是良性或惡性,會不會病變等等診斷。

Saturday, May 28, 2011

Popular warehouse books clearance @ Viva Home

正值The Mines舉行“閱讀大馬”書展之際
大眾書局在Viva Home (以前的UE3)舉辦了清倉大促銷
時間和日期都在下面的照片中

就這樣,我成了癌症病患

現在呢,我把每一天都當作最後一天來過。為什麽呢?大概很多朋友都知道了,但大部分關心Angel & Alice的朋友還不知道。

人流手術後,醫生提及的子宮陰影,經驗血證實,是侵入性葡萄胎(invasive mole)。本來呢,是應該在人流後的兩週才回去複診,但家人每天如三餐般定時催促我,“身體不舒服就要趕快去看醫生。”後來,幾乎是在有點心不甘情不願,加上腹痛來紅不止、人流一周後尿液驗孕結果顯示我仍在懷孕的情況下,去見了不是華仔的Dr.Andy Low.

醫生詳細問了我兩次藥流,一次人流的過程,還詳算了我第一次發現胎兒太小的日期(原來是6w2d),之後就開始進行包括子宮頸、卵巢和子宮檢驗。

Tuesday, May 24, 2011

會發光的哆啦A夢

謝謝小慧今天送來“會發光的哆啦A夢”,她希望我能“處在黑暗時,為自己尋找生命的光和愛。”

這套哆啦A夢共有10款,每款兩個;除了有各式各樣的哆啦A夢,還有大雄和宜靜,以及哆啦A夢的鈴鐺和時光機。我很喜歡哆啦A夢的^^

Angel LOL

有天晚上
安琪在畫畫 媽媽在上網 爸爸在看書
安琪爸爸的腳不小心敲到桌子
安琪彷彿被點了笑穴般 狂笑了起來
之後她自己發明了“拍桌狂笑”法

video

Sunday, May 22, 2011

頂級驗孕棒

雖然已經有過生產經驗,但要不是這次的“懷孕”,我也不會知道原來驗孕棒分成很多等級。等級越高,價格自然也就越貴。

那高等級的驗孕棒跟一般等級的驗孕棒,到底有什麽不同呢?

一般的驗孕棒,適合過了經期後一兩週的女性朋友用來驗孕;也就是說,至少要懷孕6週以上才能驗到是否有懷孕;而高級驗孕棒呢,就算是懷孕4週,也就是經期來的前幾天或經期當天,就已經能測出體內的HCG(人體絨毛膜促性腺激素)有沒有升高。

上圖這個驗孕棒(Inova premium pregnancy test),就是婦科醫生給我的頂級驗孕棒,請我在人流後一周自行在家進行驗孕。

Thursday, May 19, 2011

18months

安琪18個月1天大的那天,帶她去打了booster。針打了下去,她哼都沒哼一聲,當然也沒哭啦~非常勇敢的咧。

她身高83公分,體重10.7公斤(曾在家量過有11公斤);之後帶她去買麵,賣麵的老闆問“她三四歲啦?”我笑了,說,沒有啦,她才1歲半。安琪長得高,是遺傳到爸爸吧。

人流

安琪就是要抱著媽媽還貼著麻醉藥留下針孔的手臂,才能安心睡覺


喔~你沒看錯,我也沒寫錯;昨天,尿液檢驗顯示——我仍在懷孕中。

繼兩次藥流,醫生跟我都以為胎盤已經跟羊水袋一起排出體外後,我以為一切的不幸都結束了。在二次藥流後,我剪短了頭髮,染了顏色,希望換個心情;我聽從大家的建議,去看了(兩次)中醫調理身體。但在這期間,我發現身體越來越差了。

幾乎每天一起床就開始嘔吐,接下來就是吃什麽就吐什麽,更糟的是連喝白開水都會吐。低至50的血壓讓中醫師直搖頭,他換了含止吐成分的中藥給我,可吃過後一切仍舊非常糟糕。

就在Churh問我能不能去談兩個議題的晚上,身體開始沒來由的發冷,整個人幾乎就快要倒下去了。

Thursday, May 12, 2011

惡人先告狀(小孩版)

中午帶安琪和好友佳麗、Amily去吃飯。吃到差不多結束時,餐廳裡出現了一位比安琪大約半歲至1歲的小女孩。

安琪很開心。因為在四周都是無聊大人的環境裡,終於出現了和她同一國的小朋友。兩人互相笑著玩著,彼此模仿彼此的動作,玩得甚是開心。

之後,那位小女孩摸著安琪剛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嬰兒椅;可這小妮子卻是丁點都不願意別人“搶”屬於她的東西,跟著就一人握一邊,開始展現“佔領”的霸氣。安琪還邊拉著椅子,邊喊“不要不要不要”,意思是“你不要碰我的椅子”。

後來兩人搶膩了,就開始要在店裡跑來跑去。大孩子就是大孩子嘛,除了身高比較高,步伐也比較穩定。她一個箭步,安琪來不及閃開或者根本沒想過要閃開,就靜靜的被撞倒在地;整個人就像默片裡的演員一樣,瞬間倒在地上。我心一緊,邊喊“安琪”邊跑去,把她抱起,看她有沒有受傷;那個小女孩就連忙跑掉了。

Tuesday, May 10, 2011

請再給我多一點點時間

應該跟關心Angel & Alice的所有朋友正式報告一下:在母親節前夕帶著忐忑的心情去看了婦科。超音波顯示,子宮裡的胚胎已順利排出,裡頭只剩少量的血;這也就是說,第二次藥流成功了,不用做人流手術了。

這算是好消息吧?算是的。在這次看醫生的前三天,內心極其煎熬。你能想像要忍著淚,跟已經沒有生命,或者是從來就沒存有生命跡象的胚胎說,“媽媽不難過了,媽媽不哭了,媽媽捨得你了,請你乖乖離去”的那種——至今想起來都會掉淚的心底痛楚嗎?不管他/她能不能、會不會知道,但我就是這麼跟他/她說了;在這背後支持著我的,是不想躺在手術台上做藥流的怯懦。那一刻,我深深感覺自己的無力和齷齪。

好了,不用做人流了。兩次藥流後,一切的不幸終告一段落,剩下的就只是好好調養身子這件事了。

Thursday, May 5, 2011

小人坐大椅

有陣子沒有更新安琪的成長狀態了,呼!但請大家放心,她還是很快樂的在成長,最近也學會了不少新東西,今天就分享她現在每天必做的一件事——坐上爸爸媽媽常坐的桌椅。

她坐上去做什麽呢?畫畫啊。

她非常喜歡畫畫,去到哪裡都能畫。在機上畫、在餐廳裡畫、在纜車上畫、在飯店裡畫……噢!這篇的重點是她坐大人椅,畫畫的事,下回再說。

Wednesday, May 4, 2011

藥流(二)

世事果然不如想像中美好。

本以為,生命中藥流一次已經是很殘忍的事,萬萬沒想到我竟必須在短時間內再次進行第二次;換言之,第一次的藥流失敗了。今早復診,超音波清楚照出,沒心跳的胚胎還緊緊的抓著原來應該賦予她/他生命的子宮不放。

重來一次,有多可怕呢?其實也沒有多可怕,眼淚也不會再痛苦的掉下。只是覺得,唉!再長的嘆氣都不足以表示心中的無奈。

失掉一個孩子已經很可憐了,藥流瀉到肛門痛已經很蒼白了,子宮不正常收縮也就算了,重點是竟然還要再來一次!

這次若是不成功,就進行人流手術。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