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30, 2011

他踢球,她笑瘋

今早去複診,聽到一個不關於我,心情卻還是忍不住低落的消息。

暫先不寫。

還是先請看安琪開心大笑的模樣。

video

還有就是,今日B-HCG的檢測結果是13。

醫務人員說要持續每週驗血至掉到個位數為止,才能進入“兩週驗一次”的階段。

Tuesday, June 28, 2011

用餐狂笑記

安琪真的很愛笑
前幾天到外用餐 她和爸爸玩起丟紙遊戲
彷彿被點了笑穴
狂笑起來

小孩好簡單 好開心

video

Monday, June 27, 2011

扁嘴要哭哭

這回來出賣安琪一下。

因為TiliaAngel loves Barney裡留言說“安琪每次拍照都笑得很開心,看了也心花怒放。 ” 所以就放上了這張安琪扁嘴要哭哭的照片。

Angel loves Barney

該還的文字債,左避右閃,始終還是要還。

安琪爸爸向我討“安琪抱Barney”的照片有一兩個星期了,當時我跟他說,等我寫好部落格文章,就給你。

哪知道後來就一直拖,拖到現在,Barney都住在我們家好陣子了……好吧!今天就乖乖寫安琪抱Barney的趣事,一還安琪爸爸想把他和女兒一起抱Barney的照片放上FB的願望。

安琪很喜歡Barney,雖然我們家只有一千零一片Barney的DVD。內容看了數百遍,不就是學123、ABC還有圓形、方形、三角形。順帶一提,安琪已會唸阿拉伯數字的1到10;英文字母的話,除了會ABCD,也會有其他幾個字母,像E、O等;昨天她還自己拿起三角形的積木,說“三角形”了(嘻!)。可安琪對那隻長得很奇怪的紫色恐龍,卻有莫名的喜愛。

剛買還未拆封的Barney。沒比較看不出它的大小

Friday, June 24, 2011

五官教學

再來還有
語音還不清、嬌滴滴的五官教學

很可愛滴
video

星期五早上的歡樂

星期五早上 安琪起了個大清早
(頭髮還在睡眼惺忪)
先是畫畫 再來跟爸爸討麵包吃
之後站在椅子上笑得很開心

彷彿在說:
“祝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 星期五快樂 ” ^^


Wednesday, June 22, 2011

鴕鳥人看世界


總算拍到安琪扮“鴕鳥人”的可愛模樣了。

她昨晚好可愛,一直扮成鴕鳥人;媽媽來不及拍照,叫她“再來一次”,她也乖乖的回到原地再扮鴕鳥了。拍了3次,才在昏暗的房裡拍到這張比較清楚的照片。

安琪最近學會了很多新的詞彙。

Monday, June 20, 2011

好一招 以毒攻毒!


中醫素來有“以毒攻毒”的治愈法,沒想到西醫也洞悉這一妙招。

上週返院複診,跟護士說了子宮不時會抽痛的事,她二話不說,開了這款"mabron tramadol hcl 50mg"的新藥方,邊交代“上次的止痛藥就不要吃了”,邊囑咐“吃了這個藥你會想睡覺,千萬不要開車”。

這藥的止痛效果,確實比上一種好多了;可它的毒副作用,可還真不是普通的驚人!吃下第一顆,在睡夢中出現幻覺後,根本就不想再吃。奈何昨天子宮收縮了大半天,臉都痛青了,在別無選擇下吞下了第二顆。

Thursday, June 16, 2011

第二次複診■解釋B-HCG

今早,和上週一樣,6點半忐忑醒來,7點出門到醫院去。不同的是,今天是自己開車去。路上的車多得不得了,花了近一個小時才到達目的地。

到婦科癌症科日間護理中心抽血後,護士說今天不用看醫生。我向她說了子宮仍舊會抽痛的事;她問,會痛到讓你無法做事嗎?會,而且吃了止痛藥也無濟於事。我沒跟她說的還有,會痛到整夜無法入睡。

她們換了新一種的止痛藥給我,說下星期複診時才看醫生;要不然就得等到約10點,醫生開完每週四的病情討論會後才會來巡房看診。拿了止痛藥後,到KFC外帶了早餐,就回家去。

Wednesday, June 15, 2011

Angel&Alice 1歲了!


去年(2010)的今天,安琪7個月6天大,她還是個不會站立、走路的嬰兒。那時我剛離開職場,回歸家庭當全職媽媽,心裡恐慌無助得很。

然後,好像是安琪爸爸鼓勵的吧,加上在家24小時面對一個還不會充分互動的孩子,自己也不會煮飯,生活相當苦悶,就冒出了不然就寫親子部落格的念頭,好讓心靈有個寄託。

那時前思後想,一直不知道要部落格要放什麼名字。想過的有Double A,這是因為安琪和我的名字,都是A開頭的,可這個名稱未免也太紙了吧!(Double A是一紙張品牌)至於其餘的,都不太記得了。

想名稱確實是件難事。後來索性就乾脆點,直接用女兒和自己的名字來命名。把Angel放在前面,是以女兒為重,媽媽愛麗絲就跟在後面就好。安琪爸爸曾問過,怎麼沒放他的名字?怎不共同經營呢?

我說,這是我為女兒設立的部落格,所以就請讓我自己處理就好。

首次複診的一些和其他

趁明天第二次複診前,把上周複診後的情形寫一寫。

6月9日回醫院進行第一次驗血。好友SR早上7點來接我出門,豈知剛走到停車場,發現忘了拿外套。醫院好冷,外套不能不拿。

才到醫院,車龍就堵在距停車場一兩百公尺處,還好停車位還不太難找。到婦科癌症科日間護理中心抽了血後,護士說要醫生待會要見我,請我1小時候後回來。在等待驗血時,有位女醫生經過,她竟叫出了我的名字,哇!這還真是令人驚訝。

快10點時,一大群醫生走進了10樓病房。在這群醫生裡,有我的婦科癌症科醫生、癌症科醫生,還有知識兼氣質集一體的婦科癌症科教授。當看到他們時,我的心情不自禁喊出“I am so lucky”的興奮。

Wednesday, June 8, 2011

寶貝去School

媽媽生病了 身體不好
需要一段時間調養身體
她不能抱已經11.1公斤的我 也不能煮飯

這一個多月來 都是阿公阿嫲在照顧我
但其實他們早上都很忙 所以我從前兩天就開始去(s)chool
(我還不會發"s"的音,只會說chool)
“上學”時間從早上8點到下午1點
之後阿公或阿嫲就會帶我回家

我很喜歡去(s)chool
早上起來喝完奶 阿嫲就會來幫我換衣服
我也乖乖的坐著給阿嫲綁頭髮

Tuesday, June 7, 2011

住院再刮子宮(二)

可同時注射兩種點滴的“水龍頭”

星期四(6月2日)清晨四五點,護士照例量了血壓和體溫後對我說,等洗好澡,他們就會幫我注射葡萄糖點滴。於是,六點不到,就按吩咐洗淨身體、換上新一套的病服。

7點40分,手術床伴著轟隆隆的聲響,來了。在兩三名醫務人員的協助下,我左手帶著葡萄糖點滴,踩上椅子,跨上手術床。

原來手術計劃在星期三晚上進行,那時的值班醫生已經向我詳細說明了手術的風險。手術名稱為Suction D&C (真空吸引刮除術),比一般人流手術更為複雜。風險有以下3種:

Monday, June 6, 2011

世事無常

最近對“世事無常”這四字的體會異常深厚。

一、
昨天路經三個多星期前光顧的髮廊Bliss,沒想到招牌已經不見踪影,店主還掛上“出租”的字樣;不知道那位手藝很好的理髮師到哪去了?她的男朋友,也就是髮廊老闆,創業一年後以失敗,現在兩人還好嗎?

安琪滿1歲半那天,才帶她到Bliss去,沒想到如今經已人事已非。

Saturday, June 4, 2011

塞納河的秋

這幅“塞納河的秋”數字油畫
是在第一次人流前夕 在IKANO底層的PRE-SEN-TE買的
規格為30*40cm,共有24色
價格為RM60

我跟安琪爸爸一起彩畫
有時彩到凌晨兩點
有時是兩個人一起 有時是我獨自彩
彩畫時 心是平靜的

每彩完一個顏色 拍下一張照片
才有了今天完成後的過程

video

妳心情還好嗎?

很多朋友都在問我這個問題:妳的心情還好嗎?

“啊……我已經不知道要傷心哪一個傷心了。”我多數這麼回答。

從開始傷心小生命的早逝,到後來第一次藥流失敗,第二次以為成功後又失敗,接著是人流,再來是變成要化療或切除子宮,到現在的第二次刮除子宮以及為期兩年的血液追踪——這一切的一切,不過是在30來天發生的事。

要哭哪一樣呢?真的不知道了。

Friday, June 3, 2011

住院再刮子宮(一)

在星期二(5月31日)住院的前幾天,一直跟安琪爸爸說,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了。

星期一(5月30日)晚上,大量來紅;臨睡前,子宮嚴重抽痛,根本無法入睡。最後決定請家公婆來幫忙看安琪,我要去馬大急診部。會到馬大去,是因為隔天早上本來就和癌症專科的醫生有約,而且這個appoitnment還是千辛萬苦,動用了有力人士的關係,好不容易才排到了。

孰知到了馬大急診部,櫃檯人員竟要我等6小時!我根本等不了,能等的話,就不會來了。我們立即走人,決定到Gleneagles;哪知道到了那裡,對方竟也要我坐在椅子上等,連床也不給我躺。最後,我丟下“你們的服務比Sunway還差”就回家吃止痛藥去。

臨晨兩點多回到家,吃了止痛藥勉強入睡,但一夜不曾好眠。清晨6時許醒來,又再前往醫院。第一次到馬大醫院的我,經詢問了很多好心人,終於才找到癌症科診所;時針才剛過了7點,我拿到的號碼排已經是7號了。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