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ly 17, 2014

生命未可知的堅韌

灌滿麻醉氣體的氧氣罩蓋下來時,心頭忽湧起無法言盡的孤獨苦澀,淚水從兩方眼角不由自主滑下。

一開始只是想掉淚,為也許再也無法和所有親愛的人道別而感傷。此刻圍繞在身邊的,只有
10分鐘前才第一次見面的麻醉醫生;在手術室值班,負責今日這場手術的護士。從把手機交給護士管理、離開病房,直到躺上手術床為止,都沒有看見任何熟悉的面孔。

來不及,也沒有機會正式告訴親朋好友,我就要進手術室了。匆匆把電話關機,依循醫護人員的指示更衣,拿好手術要用的器材。本還想慢條斯理,卻被告知「手術床已經來了」,意味著速度必須加快。

雙腳前後踩上椅子,躺在黑色仿皮制的手術床之後,是孤獨寂寞生命旅程的開始。



聽著醫生和同儕在電梯內聊著剛結束的巴厘之旅,看著病房樓層平日不曾注意到的天花板石膏景色(原來那上頭有著桃紅色的八角形)。原來的水平視角成了無法選擇的平躺仰望,這時候自己的心是坦然無恙的。

怎麼知道,當意識到即將被麻醉的前一刻,還是深刻體驗了無盡的悲涼。

人生的旅程,由始至終都只有自己一個人啊!

一個人拎著包包離開工作場所,獨自辦理入院手續,再由一群陌生的醫護人員陪同進入手術室。「如果這一刻之後再也醒不來,我就孤獨一個人上路了」
——正是想到這個,眼淚才會掉了下來。

眼淚掉得多了,開始哽咽啜泣,大聲地哭了出來。麻醉醫生和護士見了,怕是哭泣會影響麻醉程序,趕緊安慰「別哭,別哭」並要求我趕緊深呼吸。我邊哭邊說好,邊按著他們復誦的「吸、呼,吸、呼」調整呼吸。奈何還是哭得激烈了些,麻醉氣體灌入喉嚨時,恰是要呼氣的時刻,一進一出相互碰撞,嗆得我狂咳不停。

呼吸漸漸平順,聞到了半年前手術時才嗅過的無色麻醉氣體,緩緩向麻醉醫生呢喃「我知道我要睡了」,眼皮沉沉闔上。

闔上眼之前,親愛的你們都不在;熟識的主治醫生也還未入手術室。

7
個小時候後恢復意識時,仍是隻身一人;麻醉藥散去,被剖開的腹部傳來無法抑制的疼痛時,仍是隻身一人。即便周圍有多位醫護人員待命,所有感受仍得由自己概括承受。除了自己,再也沒有別人。

生命的旅程,恰如今次入手術室般寂寞和孤獨。即便後來得知在我陷入昏迷後,你們都來了;在手術結束後,我還未清醒前,你們也都在了。可為甚麼仍有無法揮去的深刻孤寂?

直到術後的好一陣子才體悟,即便是在生命最孤寂的時刻,仍有「生命」和「自己」陪伴著自己。只有在如此靜謐孤獨的時刻,才能透明清澈地看見生命未可探知的堅強和韌度。

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原來可以那麼堅強,即便是脆弱哭著,卻擁有隨著歲月際遇層層疊起,日漸增厚的強悍生命力。這堅韌無形的生命力,將繼續伴著我,默默守候著我,讓勇氣在心中常駐,一步一步延續生命未知的旅程。

5 comments:

  1. “仍有生命与自己陪伴着自己”,多么不容易的领悟。

    我也撼动了。

    愿平静与妳同在。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Jean, 是的。
      那一段文字,其實是在手術後的好一陣子,才有辦法寫出來。開始的時候,覺得自己是孤獨和無助的;一直到深思之後,才發現原來還有自己和生命陪伴著自己。即便以後我隻身一人,都必須記住自己曾有如此深刻的體悟。

      Delete
  2. Replies
    1. RotiCanai&bahulu, 謝謝你的祝福。

      Delete
  3. 祝福你。愿宇宙能量时时刻刻支持你,加持你,能量满满。祝早日康复。

    ReplyDelete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