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anuary 9, 2011

素真,走好了

現在已經是1月9日的凌晨1點35分了。但這心情,不寫下來,我恐怕是睡不著的。

8日下午,前同事青姨在MSN說,素真走了,安息了,解脫了。病魔勝了這場仗。

素真也是我的前同事,我們差不多在同一個時間點辭職,一起回歸家庭。不同的是,我有幸看著女兒一天天淘氣長大,她卻必須珍惜緊握僅剩的每一天,安排年幼孩子未來的生活及等著自己參與的身後事。

青姨說,在臨走之前,她一切都處理好了。至少,她完成了自己要做的事。

我清楚記得那個早晨。

大概是去年四五月吧。一如既往推開辦公室的門,看見她正和老闆在會客沙發上交談。這一幕讓我在潛意識下感覺大事不妙了。他們談了好久好久,連平常開會的時間都過了,老闆還是沒召開會議。

那天的會議延遲了多久,記不清楚了。只記得老闆在會議上,跟與會的我們說了素真即將辭職的決定。這個消息,重重撼動了我。她決定辭職這件事,其實對我後來決定暫離職場、在家照顧安琪,有一定程度的重要影響。

我和素真不算太熟。

我們不同部門,只是老闆剛好同時擔任兩個部門的主管,再加上常到她的部門借資料,我們頂多只是在公事上有所互動。

但當我知道,一個人臨離世界之前,最捨不得放下的是孩子之後,整顆心都酸了起來。同樓層的好多同事,之後都來問我,素真和老闆談了那麼久,在談什麽?但我一句都沒說。要怎麼說呢?說這是一個人臨死之前對工作的訣別談話嗎?說這是一個人臨死之前,不得不對生命妥協的喪氣話嗎?

不說。什麽都不說。

我心裡暗自在想,要是有一天,我知道自己快死了,我一定也會很捨不得家人,捨不得小小的安琪。然後我開始思考,為什麼還在裹足不前,還停留在和安琪爸爸談論數個月的離職決定,而不勇敢的有所行動呢?為什麽我趁現在還有時間,努力的陪著女兒長大呢?

素真啊!你從來不知道,你讓我對人生有了這些不曾有過的體悟和感觸。

我們參加了和同一場歡送大食會,那應該是我最後一次跟你說話,最後一次看見你了。

沒上班的日子,其實我一直在想,你還好不好,你還好好的活著嗎?直到昨天下午,青姨捎來你的消息。我“啊……”了,錯愕了。

我會記得曾經有你這麼一位同事,記得你給我的人生啟示。

願妳 一路走好

再見。

2 comments:

  1. 謝謝winnie.也給你打打氣,加加油。

    ReplyDelete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